您好!欢迎光临狗博app!
狗博app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隔振资讯 >

破碎的蛋壳 敲碎了百万“打工人”的租房路

作者:狗博app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20-12-16 01:58 点击: 

  2、租客的租金贷、房东的房租、员工的工资,都没有着落。一句“没钱了”,蛋壳这样的长租公寓平台就能全身而退吗?

  11月23日下午,天色阴沉,一对老夫妇缓步走进上海宝山区绿地科技中心。一阵风吹过,大伯哆嗦一阵,将雾霾蓝色的卫衣帽套在头上。他将一个橙色袋子递给老伴,嘱咐看紧点。

  袋子里是两份合同。他们想问清楚,拖欠了5个月的房租,蛋壳什么时候能给?现在他们能不能将租客赶走?现场没人告诉他们答案。此时,蛋壳业主事宜对接办公室一楼已围满20多位业主,嘈杂声中,有对拖欠房租愤怒的质疑,也有房东间的相互叹息。

  一位刚从浦东蛋壳业主对接办公室赶来的房东告诉《IT时报》记者,上午,那里涌入多位租客,并与在场工作人员发生冲突,中午,这个位于中环滨江大厦的办公室便被关闭了。

  相同的故事,发生在蛋壳租客对接办公室里,不同的是更多的租客、更吵闹的声音和更波动的情绪。

  蛋壳爆雷了。这家在美上市的国内第二大长租公寓平台,终于没有躲过这个冬天。

  本月初开始,全国各地便陆续传来蛋壳“资金链断裂”的传闻,房东被拖欠房租,租客的租金贷还在偿还,却被房东要求搬离。

  《IT时报》记者分头奔赴蛋壳不同办公室获得的消息是,蛋壳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房东和租客分别与平台解约,但房客是否能取消贷款、房东能否顺利收回出租房,都没有明确回复。

  “平台很可能想要撇清关系。”一位现场房东认为,房客则在纠结要不要退租,如果此后蛋壳不管不顾,不仅房财两空,如果不继续还租金贷,甚至明年可能上征信黑名单。

  一个平台爆雷,数百万租客、房东难眠。每个人都陷入焦虑的旋涡,但能否从中挣脱,并不乐观。

  曾在两年前曝光长租公寓租金贷风险的我爱我家前高管胡景晖预测:“加上拖欠的工资和供应商的款项,蛋壳公寓的资金缺口至少有100亿。”

  IT时报记者实地探访蛋壳上海办公室,一处人去楼空,两处被焦急维权的租客和房东围得水泄不通。

  “住在,用科技让生活变得简单和快乐”,这条曾经在地铁站到处可见的广告语令不少“打工人”心动,然而,相信它的代价是,生活变得更加残酷了。

  11月13日,是上海白领小郑在续租的第一天。一个多月前,她接到多通蛋壳工作人员打来的电线月到期后续租。在将下一年3万多元的房租办理信用卡分期后,小郑原本准备安心地继续在这里住下去,但房东的一则微信让她傻了眼。

  房东通知她,蛋壳已经逾期半个月没有支付租金,按照合同约定,房东有权单方面解除与蛋壳的合同,周末收房。

  本月初,蛋壳频频传出资金紧张的消息。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11月9日,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聚集数百人维权,包含租户、供应商、保洁、维修人员,现场发生肢体冲突。而据《IT时报》记者了解,蛋壳上海公司的大部分工作人员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到工资。

  房子刚续租几天,3万多元便打了水漂,小郑不甘心。她曾先后到蛋壳公寓位于殷高西路和七莘路两个办公地点找说法,但都没有得到实质性解决。

  “蛋壳公寓的人说我这个情况比较极端,建议我退租。我问退款什么时候能打给我,他们以一句‘没钱了’就把我打发了。但如果我办理退租,意味着我与蛋壳公寓的合约中止,再被房东赶出来,那不是合同没了,住的地方没了,钱也没了。”小郑说。

  11月23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尚景天地大厦的蛋壳办公室,门口几十位租客将办公室围得水泄不通。

  一位自称是蛋壳公寓区域负责人的工作人员建议租客退租,如果租客使用了现金贷,可以在“微众银行租住消费贷款”微信公众号中申请个人征信保护,保护期到2021年3月31日。

  也就是说,这段时间内搬离的租客可以不用还租金贷,而且不会影响征信,但过了保护期怎么办?这位工作人员没有回答。

  然而,这是个“无理”的要求。租客退租后,理论上应该退还已经提前预付的租金和押金,而不是偿还自己原本不该承担的租金贷。

  那么,何时能退款呢?上述工作人员表示,要等“接盘侠”出现。他以今年6月同样爆雷的青客公寓为例,称最终由“中国建设银行”接手,“你们的账也会由政府买单的,只是时间问题”。但据《IT时报》记者了解,事实是公寓只有部分租客解决了租金贷问题,还有很多房东和租客的问题至今没有解决。

  小郑不是个例。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蛋壳公寓拥有41.9万套公寓,如果每套公寓平均居住2-3人,大概有百万租户受到波及。

  多位租客表示,房子未到期,房东已来赶人,自己无处可去,有的甚至已被迫断网、停水、停电,但与之对接的蛋壳公寓管家已经失联。房客维权群里,有人发出一张截图,几名房东在商量,是不是要买些无毒的蛇、老鼠、刺激性气味的化学品、污秽之物以及恶犬,来驱逐房客。

  小郑不寒而栗。“房东这周要来赶我,可我没有更多的钱再租一个新房子。现在每天都在担心和害怕中度过,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很焦虑。

  一面房东要求退房,一面蛋壳不管不问,还有信用卡费要还,蛋壳爆雷,压垮了“打工人”的奋斗梦想。

  平台爆雷,却让同为“受害者”的房东和租客成了对头,而在调查中,记者发现,身为责任方的平台,却在默许、甚至鼓励房东“赶客”。

  一位蛋壳工作人员建议房东与平台解约,解约后的15个工作日里,平台会给租客安排临时安置点,但“你们也可以直接联系租客,要求他们搬出房子,断水、断电、换锁都可以。”他建议道。

  另一名蛋壳工作人员则给房东支招,“你家50平方米的房子,住了两对夫妇,可以报警称房子是群租房,让警方帮你赶人”。

  多位房东告诉《IT时报》记者,10月份后就没有收到过平台支付的房租,现在赶走租客是及时止损,“这本是我的房子”。

  “解约也好,如果平台能够安排租客搬离,12月底房子就能腾出来。”平台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如果房东现在登记,12月7日就可以解约成功,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位大伯对蛋壳拖欠的5个月房租已不抱希望。

  但更多房东对平台的做法表示不解。如果与平台解约,万一到时候,平台没能将租客另外安置怎么办?租客会自行离开吗?会有“接盘侠”吗?

  “如果你们现在不相信我们,就没有必要再谈了。”对于房东的困惑,现场工作人员不愿过多解释。

  这样的说辞,李欣(化名)似曾相识。短短两年间,她失去了199元的ofo押金、几万元的P2P借款,在这些项目爆雷前期,平台都曾这么“安慰”过她。然而,就没有然后了。

  位于上海闵行区七莘路的蛋壳租客对接点办公室已人去楼空,一片狼藉。图源:蛋壳维权群

  “本想躺着收租,没想到又踩坑了。”李欣和蛋壳签了5年长约,还有3年多才到期。

  今年10月底,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披露了一起侵权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长租公寓乐伽爆雷后,房东因为没有从平台收到租金,更换房屋门锁不允许租客入住。法院二次庭审,均要求房东赔偿租客未能入住房屋期间的租金损失。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孙万松解释,在平台、房东、租客三者的连环合同中,平台与房东签订的是委托代理协议,意味着蛋壳经房东授权与租客签订租赁合同,即租赁合同的出租方即为房东,并非蛋壳,房东与平台解除委托合同,并不代表租赁合同可以一并解除。

  租赁合同是有效的,而租客由于已将租金缴纳给平台,拥有继续租住的权利,房东只能要求蛋壳返还已经代收的租金。

  上述判例结果,在浙江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夏谨言看来,正是因为房东以非常规手段逼走租客,侵犯了租客对房屋的占有使用权,应承担侵权责任。

  《IT时报》记者拿到了一份蛋壳和房东签订的独家委托代理合约,其中有条款约定,如果平台延迟交付租金满15个工作日便构成单方面解约,另有条款约定,合同中止之后,乙方(平台)要将房屋交回。

  但这样的条款并不具有实际法律意义。现实情况中,即使房东与平台解约,平台如果不履行交回房屋的义务,房东虽然也可以要求蛋壳交付代收的租金并支付违约金,但如果蛋壳“两手一摊”,无钱可付,房东只能自担损失,或者通过协商或法院诉讼等方式,要求租客腾退。

  可见,法律关系上,一旦平台破产,房东是最大受损者,但“无辜”的租客却在租赁市场中天然处于弱势,最后,既背上“租金贷”,又被赶出住所的,往往是年轻的“打工人”。

  洗衣机搬走、空调搬走、木地板抠走、床拆了、门卸了……维权群里,租客们你一言我一语,但说着说着,再没人搭腔了。

  今年1月,蛋壳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只是开盘即破发,收盘前最后一分钟勉强守住发行价每股13.5美元。

  或许资本市场是敏感的,2017年起,三年间蛋壳累计巨亏51亿,尽管受到CMC资本、高榕资本、蚂蚁金服等多轮融资,蛋壳仍未获得美股投资人的青睐。

  据报道,从2019年起,已有包括在内的40多家长租公寓相继爆雷。如今,蛋壳重蹈覆辙。

  在胡景晖看来,长租公寓频频爆雷是因为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短钱长投的商业模式,存在天然缺陷。

  据了解,2017-2018年,很多长租公寓以高出市场价20%-40%的租金从业主手里收取房源,为争抢租客又降低租金出租。

  由于公寓与业主是月付或季付,对租客是半年付/年付,支付的时间差形成资金沉淀。在租金贷的加持下,很多长租公寓运营商要求租客年付租金,甚至更长,一次可沉淀至少13个月的资金。而提供资金贷的贷款公司通常并非正规,这放大了风险。

  “将一年内要付出的房租,用于企业的滚动发展、装修装配等,这类投资在财务处理上通常至少需要36个月进行摊销、折旧,也就是将一年要付出去的钱做三年周期的投资,注定要变成庞氏骗局。一旦没有新的投资人提供资金,现金流就会断裂,进而出现爆仓、跑路等问题。”胡景晖说道。

  胡景晖推测,蛋壳公寓近50万间在管房源,平均一间应该至少有半年的房租无法刚性兑付。如果以3000元月租推测,一间房源半年资金便需要1.8万元,50万间对应90亿元的资金缺口。“再加上拖欠的工资和供应商的款项,蛋壳公寓的资金缺口至少有100亿。”

  尽管市面上传出接盘蛋壳业务的传闻,但截至目前,仍未披露相关公告,并对上述传闻予以否认。

  “坑太深,谁也不敢当接盘侠,我猜测最终还是房东、租客、租金贷提供商分摊损失。”胡景晖说。

  “我们也是受害者!”一位上海蛋壳工作人员表示。两个月没发工资,已让他生活困难,“如果再不发工资,我没有义务帮公司免费打工。”

  不少蛋壳的工作人员都有着这样的心态。在蛋壳办公室里,记者加入了租客维权微信群,至第二天凌晨,微信群人数已达200多人,但原本在群里的工作人员却悄悄退出了群聊,再搜索其微信号码,显示“查无此人”。

  虽然蛋壳官方表示平台没有破产,也不会出现跑路情况,但近期媒体相继报道南京、成都的蛋壳公寓办公室已经人去楼控。面对一地鸡毛,租客和房东很有可能维权无门。

  受害者间矛盾激发,平台却能全身而退。这或许是平台同时要求房东和租客解约的逻辑。

  以委托代理身份与房东、租客分别签订合同,表面上是撮合交易的中介,但一边是租客一次性付清的租金贷,另一边是按月支付的房租,中间的时间差使蛋壳拥有了一个巨大的“资金池”。而在此前对P2P的监管中,设立资金池是明确的红线月,长租公寓连番爆雷,9月份住建部发布《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要求租赁企业、房产中介不得违规提供金融

  +房产+金融”创新模式起家的蛋壳,始终游离在监管之外,最终却可能和ofo、P2P一样,沦为一场闹剧。在这场风波中,记者只看到房东与租客在“斗智斗勇”,而引发这场风波的平台,却置身事外。

  泡沫,我们经历得还少吗?但因此承担责任的平台,有几多?“创新与监管必须两条腿走路,如果牺牲监管来鼓励创新,代价将非常沉重。” 胡景晖说。

  今年以来,针对金融创新,政府出台多项规定,但细节把控、防控监管,依旧需要落实到位。我们需要的不只是法律和规则,还有对弱者保护和更强有力的执行。

  11月23日下午4点,那对老夫妇离开了蛋壳办公室。阴郁的天气,橙色袋子愈发鲜艳。大伯的手依旧紧紧攥着合同。他们知道,租金很有可能要不回来,但又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狗博app

Top